基于算法推荐新闻的法律透视

文章来源:毕业论文通 分类:法学硕士论文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0:50
毕业论文通第2021-01-05期,本期论文编辑为大家分享一篇法学硕士论文《基于算法推荐新闻的法律透视》,供广大毕业生在写法学硕士文章时进行参考。

  本篇论文是一篇法学硕士论文范文,我国,算法推荐新闻近年来可谓风生水起,同时似乎也成了众矢之的。2017 年 9 月,人民网针对算法推荐连续发表 3 篇评论,文章认为,当技术、代码、算法替代了传统内容分发过程中编辑的角色,单一的吸引眼球标准导致劣质内容泛滥,呈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局面。

 【论文提要】基于算法推荐的新闻聚合平台日益成为公众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与更加注重指引与教化功能的新闻专业规范不同,算法推荐以用户偏好为准绳。对于推荐算法的设计者而言,重要的不是算法平台的立场,而是用户的阅读兴趣,这就是算法推荐的无价值性。市场经济条件下,新闻专业规范与算法推荐能够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各有其存在价值。完全按照前互联网时代传统媒体的内容设置标准去要求算法推荐,作为一种信息传输方式的算法推荐将无可存在。单纯面向用户偏好的算法推荐和诸如网络搜索等传统网络信息定位服务类似,主要起到路标和指示牌的作用,应当适用“知情负责”责任“通知——删除”程序。另一方面,鉴于平台在信息传输过程中所处的中枢地位,它在充分顾及公众信息需求的前提下负有合理范围内的违法内容过滤义务。

【关键词】法学硕士论文  算法推荐 新闻专业规范 知情负责 责任避风港  

  基于算法的新闻推送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 年度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新闻使用报告》显示,截至 2017 年 8 月,美国成年人在社交媒体上看新闻的比例已达 67%,50 岁及以上的人群中,通过社交平台看新闻的人数比例首次突破半数,达到了 55%,而 18-49 岁人群用社交平台看新闻的比例与去年持平,为 78%。在我国,打着“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旗号的新闻聚合平台也成为公众获取新闻的主要渠道。算法推荐的是与非日益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对象。使用算法向用户推送新闻的新闻聚合平台虽不是新闻的生产者,却日益成为互联网时代新闻传播的枢纽,对此类平台在法律上应当如何定性,是否如某些观点所言“聚合平台也是媒体”,这是理论上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算法推荐

一、问题的提出 :站在风口浪尖的算法

  在我国,算法推荐新闻近年来可谓风生水起,同时似乎也成了众矢之的。2017 年 9 月,人民网针对算法推荐连续发表 3 篇评论,文章认为,当技术、代码、算法替代了传统内容分发过程中编辑的角色,单一的吸引眼球标准导致劣质内容泛滥,呈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局面。来自新华网的批评同样尖锐 :“一些平台打着定制服务、精准推送的幌子,让算法变成了打擦边球的工具。”权威媒体的报道和严厉批评之后是算法平台争先恐后的认错。2018 年 3 月 31 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报道快手平台上出现大量未成年妈妈视频。4 月 3 日,快手 CEO 宿华发表公开致歉信表示 :“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是价值观上的缺陷。”他承诺,要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算法,让所有的算法规则服从健康积极、阳光向上的价值观。2018 年 4 月 10 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次日凌晨,今日头条创始人、CEO 张一鸣发表公开致歉信。在信中,张一鸣表示 :“一直以来,我们过分强调技术的作用,却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传播正能量,符合时代要求,尊重公序良俗。”他保证将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将人工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 1 万人。相对于国内一些指斥算法是洪水猛兽的观点,国外研究者的看法有所不同。“算法遵循的是预先选择的程序,而不是及时的判断,它们围绕的是吉莱斯所说的算法客观性假设——算法是中立的,因为它将所有的信息数据投入到同样的程序中……算法背后的知识逻辑从强调公众普遍认可的重要性,转移到基于用户的特定属性和搜索的个性化新闻和碎片化新闻上。算法的速度和蕴含的个性化潜质让这类新闻生产环境蓬勃发展。” 按照这一观点,所谓新闻推荐算法就是评判一条新闻是否符合用户兴趣的计算方法,体现为计算机程序,与“让广大受众被迫地接受”相反,算法服务于满足用户需求,节省其信息查找成本。其实,今日头条的官方介绍曾经也持这一立场 :没有采编人员,不生产内容,没有立场和价值观,运转核心是一套由代码搭建而成的算法

二、算法推荐的基本属性

  算法推荐了一条“低俗内容”只是事物的表象,而不是其本质。即便在遵循新闻专业规范的大众传媒如报刊、广播电视领域,发生“低俗内容”传播的例子比比皆是。仅仅因为通过算法推荐而传播了不良内容,就做出诛心之论,尚显仓促。对推荐算法进行正确评价的前提是准确认识这一事物。算法是人的智力活动成果,大量算法追求的是如何最大限度拟合某种客观规律,说白了就是设计一套计算公式,期冀对数据的计算结果与实际情况相符。这个意义上的算法属于科学技术范畴。算法并不神秘,生活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掌握一些算法。圆面积计算公式 S=πr² 就是一种算法。当然,今天人们谈论的算法主要是指自动化的计算程序,但它仍然保留了计算公式、计算方法的属性。例如,在《面向互联网新闻的在线话题检测算法》一文中,作者要完成的任务是,通过参数和公式设置,能够从给定的网络新闻中快速有效地检测出新话题和热点话题。对此,作者设计的方案是 :提出子话题概念缓解信息冗余问题 ;建立包含子话题层和话题层的双层检测结构缓解议题发散问题 ;建立基于滑动窗口的跟踪策略缓解

话题漂移问题等。所有这些设计都是为了比传统算法更快速更有效地从海量新闻中检测出热点话题。 这里,作者并不关心话题内容,不依据价值立场进行话题取舍,其算法是中立的。假如这一算法存在缺陷,也是方法设计缺陷,而不是快手 CEO 宿华所痛心疾首的“价值观上的缺陷”。

三、算法推荐新闻的法律规范路径

  算法推荐新闻是一种网络服务,很多人认为,提供这种服务的平台也是媒体,对此类平台应当给予与报刊等纸媒、电台电视台及新闻网站一样的法律对待。这种观点是否妥当呢?进入网络时代以后,以美国 1998 年《千禧年数字版权法》(DMCA)为代表的立法赋予网络服务提供者以类似于发行者的法律地位,对其同样适用“知情负责”责任,并照顾网络的特点而增设了“通知——删除”程序。 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基本上照搬了 DMCA 的立法模式,为互联网接入和传输、系统缓存、信息存储及信息定位四类网络服务设立了四个责任避风港。算法推荐能否适用责任避风港规定,需要将其与上述四类网络服务加以比较。更应注意的是,要求算法推荐贯彻新闻专业规范,意味着对可传播内容提出标准,需要权威机构向算法平台发出强制性要求,可能带来一种审查制度的建立。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五条的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  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有害内容的信息,即“九不准”要求,例如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信息。包括新闻聚合平台在内的推送主体均不免于本条之下的合理的内容审核义务,但娱乐内容显然不在屏蔽之列。如张一鸣的公开致歉信所承诺的“我们必须保证所‘创作’与‘交流’的内容是积极向上的、健康有益的,能够给时代、给人民带来正能量”,也就是积极进行舆论引导,它并非《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赋予企业的法律义务,而是企业基于综合考量自愿承担社会责任。就当前而言,在算法推荐中对正能量内容人为地赋予一定权重,大概是一种较为稳妥的做法,就这部分人为设置内容,算法平台恐怕要承担一定的出版者责任。

结  语

  本来意义上的新闻推荐算法是对用户阅读兴趣的发掘,具有价值中立的属性。不过,由于算法反映的是开发者的认识,也就难以避免带有人的认识局限。有相对正确的算法,也会有误差较大甚至是错误的算法。不能因为算法不尽如人意就指责算法设计者用心不良。不能排除网络平台在算法中夹带私货的可能性,但从长期来看,不以用户友好为宗旨的商业网站在充分竞争环境下将难以生存。声称一切算法推荐都是操纵民意、有意毒化用户的观点属于对算法或平台的妖魔化。新闻专业规范和算法推荐作为两种内容传播方式在数字媒介时代可以并行不悖,相互补充。另一方面,如果算法设置本身就诱发或者极大地提高了违法内容的传播风险,例如将显然传播违法内容的新闻源纳入推送范围,平台已然存有过错。而一旦平台通过某种预先设置,介入内容的生成与传播路径,摇身一变为出版者,即无权以算法为盾牌主张责任避风港待遇。


以上是由毕业论文通为您分享的关于《基于算法推荐新闻的法律透视》的相关内容,如需查看更多法学硕士论文、毕业论文范文、硕士论文模板、博士论文模板,了解毕业论文写作方法,欢迎访问毕业论文通。